加菲 YOI

【维勇】I know my madness 我知道自己的欲念03

心塞,这居然也能翻车2333

前章链接:01  02

_____________

那之后的几个月勇利练得很凶,几乎可以说是不管不顾地全身心投入到训练中,不仅让切雷斯提诺大为惊喜,也让披集看到挑眉。他在苦练萨霍夫四周跳,而当他在训练中跳4S的成功率远大于失败率时,勇利主动要求把菲利普四周跳提上日程。

要说这震惊到了切雷斯提诺,都算是往轻里说的。

“你不跳它也能赢大奖赛啊,这你是知道的。”切雷斯提诺给出建议。

“不跳的话不够。”勇利驳回去,相当之坚持己见,“我要做得更好,要有进步。我不能总是只跳阿克塞尔三周。”

他最初试跳的菲利普四周摔得挺惨。先是臀部落地,然后正面摔趴,还有次侧面摔得特别严重,以至于要冰敷,休息一周不能上冰。

“我可以的,”他仍然坚持,“我必须做。”

“如果你下定决心的话,”切雷斯提诺叹了口气,很不习惯但又有些惊喜于他的固执,“我们就再试试吧。”

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在滑冰上,以至于连做梦都在滑冰,甚至有时候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冰场里,连平地都能摔跤。

皇天终究不负有心人。

对于勇利来说,他有着上等天资但缺乏像维克托和JJ那样的天然而成的耀眼禀赋,勤奋成了他仅有的资源。不能像他们那样第一次、第二次或者第十次就做成功?不要紧,第一百次他总会做到的。

他第一次跳成菲利普四周跳的时候,喊得那么大声,那会儿正在进冰场路上的披集后来跟他说,勇利你把树上的鸟儿都吓飞了一群。

那之后他跳成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这个数字一直在攀升,直到新赛季逼近。这么快赛季又到了,让人陡生压力,但这次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信,连切雷斯提诺也终于能饱含信心地把菲利普四周跳加到他的编排里。

这个消息终于见报时,勇利很好奇维克托到底会有什么表情,如果他能看到的话…如果维克托有那么点可能性注意到的话。

________


切雷斯提诺过来跟他商量新节目编排的时候,勇利突然有了灵感。

“我为你的自由滑挑了几首歌,你都听一听,周四之前告诉我你觉得哪首好。”切雷斯提诺给了他一根记忆棒。

勇利鼓起勇气问道:“我今年、可……可不可以自己选音乐?”

切雷斯提诺眨了眨眼,明显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当然可以!本来你就可以自己选。我们剩下时间不多了,你周四之前能拿出候选曲目单吗?另外把短节目也一起考虑了吧。”

练习一结束,勇利就给披集打了电话。频密的邮件往来和豁出面子的请求之后,周四前他拿到了想要的东西。

他焦急不安地等切雷斯提诺用耳机听这首音乐。看着光盘在CD机里转啊转,当切雷斯提诺拿下耳机、整整几秒一言不发时,勇利的焦虑到达顶峰。

切雷斯提诺眼里带着探寻的意味看向他,掂量着开口道:“你有点不一样了,勇利。”他左手挥着Walkman说:“这首不错,真的挺好。这个赛季我期待你更多了。我们开始做编舞吧。”

如释重负的勇利松了口气:“谢谢,我、嗯,我会继续给短节目找曲子。”

切雷斯提诺握住勇利肩头说:“继续保持。另外你对这首曲子的标题有什么想法没?”他一手举起光盘,另一手拿着油性笔。

勇利红着脸,拿过笔,心中的决意越来越强。他在光盘上写下自打听到这首音乐后就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名字。

他写好后切雷斯提诺端详了一会儿。“‘Yuri on Ice’,”他念了出来,“我喜欢,真不错。不管你现在怎么做的,保持住这个势头。我有预感,这个赛季会是你的赛季。”

编舞费时费力,冰上训练让人筋疲力尽。但当他第一次毫无失误地滑下整套节目,成功跳完最后的4T之后,他知道一切都值了。肌肉疼痛和深入骨髓的疲倦在冰刃流畅划过冰面的声音下消散;随着他起跳、短暂停留在空中然后完美落地,那短短几秒的安静之中亦饱含希望。

某个早晨当他打开广播,眼前一片模糊地冲进卫生间刷牙时,他听到了那首音乐,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切雷斯提诺已经不再为勇利拿曲子来找他而震惊了,但这回他仍然有点惊讶,勇利马上知道自己找对了。这个赛季他将会有全新的表现。

“你确定这首?”切雷斯提诺挑眉问道。

“就是它。”勇利重复道,他自内心深处感到这会是正确的选择。

________


分组安排六月发布,勇利先去巴黎参加法国站,然后一切顺利的话*再回国参加日本站。他会做到的。

尽管已经尽力控制自己不去关注维克托相关的东西,勇利的双眼还是不由自主地在分组安排里寻找维克托的名字。

就要启程去巴黎的时候,他在名单里看到维克托也被分到了法国站,就在美国站之后。而维克托不可能不来第二站。

紧跟在高强度训练之后,法国站赛事无情地逼近。勇利忍不住跟进了维克托在美国站的表现——当然,他获金了——维克托的表演行云流水,优雅而毫不费劲。

这个结果一方面鼓舞人心,另一方面又让人沮丧。勇利唯有平心静气地专注练习,一遍又一遍过着自己的编排,直到某刻他蓦然发现自己已经熟练到在场下也潜意识地做着动作。

当勇利走下飞机,终于走进巴黎阴沉迷蒙的清晨时,他几乎可以感受到气氛的转换,承诺的低语更强地诱惑着他。

法国站比赛前一天,将近傍晚六点,他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听说你来了,它这么写道。这条短信发自一个陌生的外国号码,勇利吓得几乎把手机都摔了。他认得+7是俄罗斯电话区号。

这是——这不会——这不可能是其他人了。

我在希尔顿剧院酒店。他输完,在开始过度考虑之前强迫自己摁下发送。他抬起一只手按在自己发红的脸颊上,调整着呼吸。抢在对这个决定进行自我怀疑之前,勇利捡起手机,又追加了一条,“157号房。我会让前台给你留钥匙。”他发送完,打了个电话给前台让多留一把钥匙。

为这突如其来的勇气震惊,勇利看了看桌边镜中,自己只穿着普普通通的帽衫和裤子。清楚地意识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很快就会现身——至少他是这么希望的——勇利赶紧冲进浴室里。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带出阵阵水汽,有条新消息正等着他:

;)

________


小车竟然也屏蔽,戳我吧


--------TBC------

译者:文章到这里大概还没到剧情一半。写得早有写得早的好处,也有弊端,尤其碰上YOI这样的剧本。不管如何在第一章开始之前我把作者备注和译者备注都置顶了,希望有帮助。谢谢大家的耐心!


【注释】

*1.原作者似乎把分站赛当作淘汰赛制,翻译时稍微处理了一下。



评论(20)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