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 YOI

【维勇】I know my madness 我知道自己的欲念09(完结)

文中有两个地方括号里的英文不是因为难或者不确定含义,而是希望能让各位感受到原文。

前章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_____

晚上七点前,冰场已经空无一人,仅余勇利独自慢慢地、懒懒地在冰上一圈又一圈滑着。

跟米拉的谈话依旧萦绕于心头,穿过酒精和泪水的迷雾她的话仍然清晰:我从来没见他对谁像对你这样过。

他做了几个跳跃,一个3Lz+3F联合跳跃,然后一个4T。全部都成功落地,但却没有像平时那样给他带来满足感,他的思绪沉重而困扰。

米拉找到他的时候他刚跳成一个4F,勇利停下来,看着米拉走到场边。

她为勇利的成功落地鼓掌,小声地吹了个口哨:“我在电视上看过你跳这个,但真人做果然更加震撼。”她夸赞道。米拉单手叉腰,这一幕不知怎的让勇利想起优子生气责备他时的样子。米拉皱着眉说:“别就这样消失掉。我在担心你。”

勇利红着脸道歉,有点内疚。

米拉的到来让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米拉,”勇利说:“我从底特律搬来这里之前一直在练习一些东西,你想不想…你可不可以……”他感到难以启齿,便停了下来。

“如果你能看一看就最好了,好吗?”

米拉好奇地点头,勇利滑回冰场中央。

音乐在他心中大声响起,流淌而出的音符哀伤真实。他滑动步伐,在心中回应着跟随着那个维克托。

旋律起起落落,他在翱翔,跳跃,追逐着维克托,每一个步伐都自心而起,以勇利之身落回现实。

维克托的跳跃、滑行、落地——就连他手指的弯曲度和手臂的弧度都在勇利的肢体里完美再现。

结束的时候,音乐的高潮和音符在他耳中强烈地萦绕回响着,冰场寂静如空,唯有他起伏的呼吸声在回荡。

米拉单手捂嘴,另一只手举着手机,镜头对着他。

“勇利,”她语带敬畏地低声说,“那太了。”她朝勇利招手示意,勇利滑到她所站之处,冰刃在冰面上刮蹭出响亮的声音。米拉举起她的手机,按了视频回放键:“你看,你的表演——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缺。我觉得维克托自己都滑不出更好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来。”

无措地不知道如何应对此等赞扬,勇利低头摸摸后颈:“这只是我闲暇时练的。”他有意轻描淡写地说。

她举着手机,勇利的录像还在小小的屏幕上继续放着:“我能传上网吗?大家会很喜欢的。”

想着这应该不会引来多少关注,勇利耸耸肩说:“当然可以,你随意。”

他回到自己的单间,在楼梯间迎面碰上了尤里。

让他大为松一口气的是尤里仅仅赠他一个瞪视和一句“走开,你这个窝囊废”。晚上洗澡的时候,在滚烫的热水浇灌下,他止不住在脑中播放起维克托表演伴我身边不要离开的画面,那位完美而技术精湛的滑冰选手身体每一寸都在演绎着威严和优雅。

_____


勇利醒于自家门上连续不断的敲门声。

摸索着胡乱戴上眼镜,他冲到门边打开门,不知所措地一步倒回屋内。他的小单间门外站着维克托,整个人乱糟糟的样子前所未见。

“勇利,”维克托开口说话,声音嘶哑,“我很抱歉,但是我一看到这个视频就觉得必须来找你。我不是有意要吵醒你。”

困惑不解而且睡眼惺忪,加之衣冠不整,勇利把维克托招进屋里,把门在身后关上。

“什么视频?”他揉着昏昏欲睡的双眼,抓起一件帽衫套在睡得凌乱的T恤上。

“这个!”维克托大声喊道,激动地挥动着手机,勇利瞟到屏幕上小小的自己,正在滑维克托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视频配的音乐一定是米拉后来加上去的。

一个晚上,点击率就破了六百万。

“噢天哪!”勇利目瞪口呆。

维克托走近他,几乎脚碰脚,举手抬起勇利的下巴,轻轻带他交汇上自己的眼神。他说话的时候有薄荷的清新味道。

“告诉我,你体会到了这个节目的每一秒。”

仍旧被这震惊到脚步不稳,脉搏狂跳,维克托这样看着他的时候勇利完全没办法直视回去,只能错开视线。维克托发出了一个沮丧的声音,手上使劲把勇利扳了回来。

“为什么要说这些?”勇利心烦意乱地问:“这是试探吗?你是打算试探我吗?”

你告诉我。”维克托声音滑向危险的边缘,他重复道。

“我不是有意的。”勇利说着,挣扎着脱离出来。维克托一步跟上,脸上燃点着一种勇利无以命名的情绪。

“现在不要从我身边逃开,不要再逃了,”维克托说,“过去一年半你对我都是这样远远的,反复无常的,我应得一个直接的答案。”

被这告白和事情的反转弄得一头雾水,勇利“啪”的一声碰开了维克托的手:“我一直在逃?你才是那个——”他用力地朝维克托挥着手,“那个有好车,有设计师公寓,有名流前任们,有高档餐厅们的人。”他指向自己:“我只是我自己,明白吗?你才是那个一直在离开(leave)的人!”

维克托沮丧万分地把手插进头发里。他转过身去,张开口想说什么,又闭上,又张开。勇利从未见过谁这样一气呵成做完一套不知所措的举动。维克托忽然急转回来对上勇利,眼神发亮。

“可是你也从来没开口让我留下(stay过!”维克托猛地指向门外:“你觉得任何一件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很有所谓吗?我花了一年多时间努力让你看到我觉得你才是特别的,你才是完美的。”

热泪从脸上滚动而下,勇利生气地用手背狠狠擦掉:“我没让你改变,我从来都没有——我只想让你做回你自己。如果我看上去有距离感,或者看着好像在忽略你——那也只是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缺点。”

维克托走上前,双手托着勇利的脸颊。他用大拇指擦掉勇利的眼泪,表情柔和下来:“不要把我关在你的门外。向我敞开,与我维系,我向你保证,我会在你的所在遇上你。”

勇利把手搭到维克托的上面,在迷蒙的泪雾里微笑开来:“对不起,我……这些真的都太傻了。”

突然俯身迫切地噙上勇利的嘴唇,维克托略微分开一点说道,“不,tigryenok(小老虎),爱就是这样。”

勇利吃惊地睁大眼睛,对着他眨眨眼。

“你确定?”他声音发颤地问。

“从来没有这么确定过。”维克托回道,又把他们的嘴唇合到一起,温暖坚定,感觉极了。

_____


维克托参加了职业生涯最后的赛季,赢下了世锦赛、欧锦赛、冬奥和大奖赛。他刷新了个人和世界纪录,媒体为之疯狂。他向外界宣布自己将从职业花滑界退役,同时开启教练生涯,接手当胜生勇利的教练。

勇利在维克托之后三年退役,名下多了2面大奖赛金牌和各种世锦赛、四大洲锦标赛头衔。他俩合在一起,奖牌多得数也数不清。

他们在夏威夷沙滩上举行了一场小型世俗婚礼,之后回日本度蜜月,还特意去了胜生乌托邦,这样维克托就可以亲自尝一尝原版的胜生家炸猪排盖饭。

生活不是完美无缺的,也不可能是。但是有美妙的时刻,有快乐的时刻,有他俩的深深相爱。他们都在努力做好这一点:伴在彼此身边。

The End


————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支持。原文一万四,译文两万六,这个短篇今天完结了。这段日子能和各位分享文字和快乐,我很满足。

再见ヾ( ̄▽ ̄)~

评论(37)

热度(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