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 YOI

A Beautiful Encounter:

【Febri Vol40 随手翻译③】

丰永利行(饰 勇利)× 内山昂辉 (饰 尤里奥)访谈全文

--------

平松祯史访谈节选  

--------

*请勿无权转载*

-------------------------------------------------

Q:首先想先请问一下你们对最终话的感想。两位是怎么接受这个结局的呢?

丰永:个人来说是“不会吧”的结果。如果是王道故事的话,一般来说勇利会获胜,最终得到金牌来结束吧(笑)。

内山:我倒是觉得尤里奥可以获胜真是太好了。因为YURI!!! ON ICE没有主角补正呢(笑)。

丰永:这一部分的描写,还是很真实的。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很喜欢这种变化球,会觉得“这种现实感也很不错呢。”另外,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最终话维克托复出后,勇利将会变得怎么样呢?这样的结束方式……可以说是留白吧,并没有在作品中将所有的答案都展示出来,而是任凭观众自由想象。我也很喜欢这一点呢。

内山:就我个人来说,三个人最后在俄罗斯一起碰头的最后的那个画面,还让我有点意外……我自己擅自在脑里脑补了复出的维克多和勇利对决的场面。因为我想象了勇利独自一人出发的场面,所以在这种意义上有点意外。

Q:勇利在经历过大奖赛后,可以感觉到他得到了巨大的成长,从丰永先生这边来看,最初的印象有没有改变呢?

丰永:在我心目中,感觉并没有怎么成长呢。话说回来,人的成长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当然,比如说维克托打电话来的时候,情不自禁就提高了音调……类似于当初这样的关系还是有改变的。相比起是勇利自己有所改变,应该说是纯粹和维克多之间关系的改变——憧憬的明星成为了教练,在一年中片刻不离左右的接受指导,已经可以就自己和维克托思考方式的不同而发言。我想应该就是这种关系的变化。

Q:原来如此。

丰永:所以,勇利在面对比赛时候的姿态一定改变了吧。他迄今为止一直打算一个人滑下去,但决不是那么回事。家人也是理由之一,再加上正是有了维克托这样的存在,他才能立足于冰场上。给予他这么想的契机的应该就是维克托吧。

Q:另一方面关于尤里奥这里,内山先生觉得有变化吗?

内山:后半段人设有改变呢,头发渐渐长长了(笑)。这种变化在tv动画里是很少见的描写方式,所以很有趣。另外说到变化的话,是对维克托的视线。一开始对于尤里奥来说,维克托是憧憬的对象,另外也是代表自己国家的顶尖选手。而且想要他做自己的教练还追到了日本,但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在大奖赛时成为了不同阵营的对手。因此而燃起斗争心的场面也多了起来,但到了大奖赛的后半段时期,印象里愤怒和斗争心这类粗暴的感情中也得到少许的升华。可以说是踏上通往成人的台阶,用冷静的感情来获胜。就这样,我一边看一边也会觉得他应该也是有不少变样的地方。

Q:从在众人面前表演这层意义来看,我想演员和花滑选手之间应该也是有共通点的,不知道两位有没有这样的意识?

丰永:在心情上我想应该是有相似的部分的。在演戏之外,我非常重视自己的人生经验。 自己演出的角色在遭遇某种状况的场合,自己是否有经历过类似的经验呢——我会有从那方面开始探究来完成角色的倾向。事实上哦,放到花滑选手来说,艺术表现力这部分和演戏其实还是有相近的部分的。

Q:原来如此。在剧中也有用演戏的方式来表现花滑呢。

丰永:当然了,实际技术层面可能有很多不同,但在“演员要演戏”这一块来说是有共通部分的。所以在节目表演的过程中,肯定会“要这么表演吧”, 尽量和自己的感觉融合到一起来演出。

内山:尤里奥现在只有十几岁,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上也会逐渐变化。动画中描绘了他意识到这一点而滑冰的过程。看到他的姿态时会产生“原来如此”这样的想法。说起来我小时候也有演出过,也被人说过“那时候的角色演的真好。”我想运动员和我们一样,对于工作总是希望可以不断提升,也坚信自己在不断的提升,但旁观者看来可能并不是那样。考虑到只有在那个时期那个年龄才能做到的事情,所以并不见得年龄增长,就一定会提升水平。也有可能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在身体和精神上的逐渐变化中,我自己本身通过这份工作能感受到那一瞬间一瞬间的表现,所以在这一层意义上,我觉得和尤里奥有共鸣之处。

Q:两位很久没有一起演出了吧?

内山:也没有很久呢。

丰永:后来注意到我们还真是频繁的接下一样的工作呢。最开始共同演出的是电影吧。

内山:是我在还是小学生时一起演出的电影,但丰永先生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和把南(健次郎)君忘得一干二净的勇利一模一样呢(笑)。

丰永:真的完全不记得了。我是初中一年级学生,小内(内山的昵称)是小学二年级学生时候的事吧。

内山:不对不对,连那个都记错了(笑)。我是小学六年级左右,那时候丰永先生应该是十七八岁了。

丰永:好像是同一个角色,但小内演的是小时候的回忆场景。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笑)。

内山:我还大概记得那时候的事情。对于当时我们在现场对话过的事情也有印象。

丰永:昨天之前的事我全忘光光了(笑)。

内山:这是病吧(笑)。

丰永:因为我只会盯着未来啦。

内山:话要看怎么说呢(笑)。但从那时候开始,丰永先生的印象一直没有变呢。我想肯定就算到40岁了也一直会是这个样子吧。

丰永:小内和以前相比也没什么变化呢。但很久不见后在现场相遇聊天时,还是会有他在外面积累了各种各样经验的感觉呢。虽然我们应该都有变化,但是小内是变得比较会交际,所以看到他滔滔不绝的时候我很吃惊呢。

内山:那是因为我们一起共事很多次,对已经熟悉的对象还是会变的比较能说吧。

Q:两位是属于很认生的人吗?

内山:多少还是会有点的,而且和有的人合得来,有的人合不来。

丰永:我属于会制造屏障的类型,一旦形成屏障后反而很能说。进入角色后一下子就能聊了。但我想小内应该和我完全相反,是制造屏障后就闭门不出的类型吧。

内山:怎么说呢,我的确是不太想说废话呢(笑)。

丰永:类似于“对我来说有什么利弊”之类的吧(笑)。不过也见过聊“最近有什么收获”的话题呢。

内山:根据年龄的不同立场也会改变呢。自己还是十几岁的时候可能还无所谓,但到了二十好几的时候,对着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人总不能还用一副要别人留心照顾的对应方式。年纪大了后果然人还是会变呢。

丰永:自然而然呢。

内山:不能一直都是很尖刻的样子。

丰永:能看到那种变化,还是有点开心呢。

内山:你话是这么说,反正也会忘掉的吧(笑)。

Q:哈哈哈。那由内山先生来看的话,丰永先生和勇利的共通点有哪些?

内山:会忘掉过去,就这一点吧(笑)。

Q:反过来说内山先生和尤里奥之间的共通点呢?

内山:不怎么像呢,我不会那样爆粗口的。

丰永:但是,内里尖刻的地方有点像呢。

内山:不,那顶多是为了角色啦。

丰永:诶,是为了塑造角色吗?但小内有时候会意外地将内心想法一针见血地说出来呢。这一方面有点像尤里奥。

Q:不怎么隐藏真心是吗?

内山:不,我隐藏的很好哦。不好意思。我心里想着更糟糕的东西呢。(笑)

丰永:啊哈哈。不过呢,小内在语言的选择上很有趣哦。尤里奥也是意外的能用简短的语言爽快地说出带刺的话不是吗。

内山:对勇利也是“炸猪排饭”呀“胖子”呀“家畜”之类的叫法(笑)。

丰永:“把你搅成甜菜汤”之类的(笑)。那种想象力和小内很有共通之处呢。

Q:原来如此(笑)。让我们把话题转回来吧,在录音过程中,对监督和音响监督那里得到的指示比较有印象的有哪些?

内山:嗯,每一话每个场景都会有一些细节……。回过头来看的话,比起其他的作品来说,这部作品的演出很扎实。动画的录音,经常会交由声优自行发挥,用录音前想好的说话方式就直接ok的情况也很多,而这部作品也会有将事先计划突然改变的情况出现。“这个场景有着这样的意图,请用这样的方式来演绎”,“请你演出和之前不同的感觉”,这种指示会比较多呢。

丰永:正因如此,这才是一部有意义的作品啊。

Q:说到特别辛苦的场面的话……

内山:全部都很辛苦。

丰永:这点大家都一样呢。诹访部先生也是这样,我和小内也是这样。勇利来说的话,第七话的哭戏之类的。在录音现场被说过“不要把感情太猛烈地表现出来”,结果播放后一看,发现还是采用了感情激烈的版本。

Q:原来如此。

丰永:第12话的开头也是,维克托和勇利都变得很不理智,有点吵架吵崩了的感觉,所以我最开始在试音的时候强调了情绪激动的部分来演出。但监督说“不是那样的,维克托只是单纯因为忽然听到勇利大奖赛决赛后要隐退而很生气”。他说希望能解释为什么忽然眼泪都出来了。然后,对此勇利的想法是,“之前不是说过要在大奖赛决赛后结束吗?为什么会气得哭了?”这里收到“可以稍微冷静一点”的指示。所以,我和诹访部先生完全没法对话,必须轮流录音来达到有温度差的对话的目标。那么详细的说明就算只有一个,就像刚刚小内说的一样,让人觉得“很考验演技”呢。

Q:刚刚的那一幕,听您这么一解释,感觉的确就像是现实中的情侣吵架一样呢(笑)。

丰永:对对,就是那样哦。就像是当某一方变得激动的时候,另一方反而会冷静下来。在这一层意义上来说,比起动画来更像是接近真人电视剧的演技方向。对这方面我很感兴趣呢。曾受到“原来如此,还能这么解释啊”的冲击。

Q:从丰永先生角度来看,维克托和勇利之间的关系该如何把握?

丰永:唔……。从勇利的视角来看,一开始被憧憬的传奇说要当他教练,明明就在伸手可及之处,但反而就像在梦里一样的感觉。然后很快就成为了教练和选手的关系吧。但是从维克托的角度来看,该怎么说呢,我觉得是从“接下来又做什么呢”这样的惊喜开始的。可能一开始与其说是利用勇利不如说是“我做日本人的教练让他获得优胜不是很有趣吗?”这样的心情。但随着剧情走向后半段,他渐渐的被勇利打动了……。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关系是没法简单用“是这个”来形容的。也不是朋友,也不是师徒这种上下层级分明的关系。

Q:也不是单纯的竞争对手呢。

丰永:的确呢。但要说是不是恋人呢,我觉得也不太一样。如果说是“爱”的话,应该是更深刻的爱情吧。勇利自己也说过比起家人,维克托的影响更强烈之类的话,所以我想他们之间的羁绊应该是凌驾于家人之上的。

Q:听到您刚刚说的话,总觉得和艺人搭档有点接近呢……

丰永:啊,这点可能是有点接近呢。也没怎么聊天,后台休息室也不一样,但就像有看不见的线连接在一起。一旦舞台开幕后,就会默契很好。随着剧情进展到后半段时那种关系就渐渐的建立起来了。

Q:那么可以问一下两位各自喜欢的场景和角色吗?

内山:我喜欢第一话。原创动画以那样的第一话来开头,一定会吸引大家的目光的呢。真的是很赞。喜欢的角色是三姐妹(笑)。大奖赛开始后长谷津的角色们出场就少了很多,虽然觉得有点寂寞,但那家人和那个旅馆,那个长谷津的氛围很暖人心扉呢。

丰永:我喜欢滑冰的场景,心情会变得像看一般的大奖赛时一样。再加上是诸冈的实况直播呢。在挑战4F失败后虽然说的是“可惜!”但还是让人感到热血沸腾呢。

Q:实况直播很棒呢。

丰永:涉及到我的场面的话,是第7话的停车场那一幕。那一幕已经是我自己都变得搞不清楚状况地重录了不知道多少遍,所以印象很深刻。然后是,没能进入大奖赛决赛的埃米尔在莎拉他们后面说“等会儿去俱乐部吧”,心情转换得超快的(笑)。那份轻松感,其实我是很喜欢的。

内山:就像在说“下次大会再努力吧”。

丰永:“下次、下次”这么说,很轻松的感觉呢(笑)。喜欢的角色是波波。虽然第10话他就露了个脸,但已经交了女朋友了。

内山:动作神速的男人啊(笑)。

丰永:好厉害啊,心情转换得超快的(笑)。在录音现场,大家都在偷偷传“小波波找了女朋友成为现充后滑冰时就表现不好了”,还说得蛮像那回事的。(笑)

内山:类似于私生活一帆风顺的话,工作就一落千丈了。

丰永:没错没错。他是那种恋爱以悲剧告终的话,反而滑得更好的类型。我们都随意想象他的精神支柱,开心得很。

Q:那么最后有什么要对粉丝们说的吗?

内山:他们在大奖赛决赛后,作为选手前路将会是怎样的,我自己也十分的在意。每次录音前收到久保小姐的画稿后就像看连载漫画一样津津有味的日子结束了,但“下一回还没来吗?”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至今……接受这个采访也是在最终话放送之前,我自己还完全没有完结的感觉。如果大家会也想念他们今后的生活我会很高兴的。

丰永:虽然久保老师已经说过很多了,但我想这真的是正因为是原创才能成就的作品。那是因为YURI!!! ON ICE这部作品,对于观看者是没有任何提示答案的作品,正因如此我希望观众们能展开各种各样的想象。今天我们说到的内容,有在正篇中没有描绘的部分,或者说是对没有说明的部分,“应该是这样吧?”进行随意的想象。在这一层意义上,我们和观众朋友们一样都感到很快乐呢。所以,大家也可以认为这个对话是“小内是这么思考着来演绎的”,“丰永是这么感想的”之类的内容。我想在大家的支持下,今后的展开也会确定下来,请大家继续支持后续。

------------------------

满页都是字翻得眼睛都花了……久保的访谈我要缓缓_(:з」∠)_

A Beautiful Encounter:

【Febri Vol40 随手翻译①】

人设·作画总监 平松祯史 访谈节选(1)

*不一定全翻,可能会有所删选,选一些觉得有意思的内容进行翻译*

*请勿无权转载*

+++++++++++++

Febri Vol40 随手翻译② 人设·作画总监 平松祯史 访谈节选(2)

丰永利行(饰 勇利)× 内山昂辉 (饰 尤里奥)访谈全文

原案/脚本原案/角色原案  久保ミツロウ访谈全文

---------------------------

Q:最初听到这个企划时的印象是?

平松:在这部作品之前,沙代小姐曾在日本アニメ(ーター)見本市做过《ENDLESS NIGHT》这部花样滑冰短片的监督。看了那部作品后第一次知道原来她喜欢花滑,然后没过多久,沙代小姐就来问我“我打算做花滑的动画,你觉得如何?”一开始有种“居然来找我吗”的感觉(笑)。

 

Q:感觉有点意外呢。

平松:因为出场的角色全都是男的啊。就我自己而言,给人印象还是更擅长画女孩子,所以为什么全都是男性的动画会来找我画呢?(笑)但实际操作起来后,还是能领会到监督的意图。花样滑冰这项运动,即使是男性选手,在冰场上也会有中性的一面。确实出场的都是男性选手,但要把男性中“性感”的一面表现出来,可能这就是监督期待看到的吧。

 

Q:那您没有什么特别抵触的吧?

平松:那还真没有。虽然随着剧情的进展也会出现“来真的吗……”这样的气氛(笑),但我只会抱着这不是作品的主要部分的看法。我想沙代小姐和久保小姐的心中肯定是激动不已的(笑)。

 

Q:对于平松先生本人来说,那一面也是意料不到的吧(笑)。

平松:没错。因为出场的角色都是男性,所以我也想过可能会有让观众很high的内容。但实在是没想到正篇中会出现这么多超出想象的内容。

 

Q:一般应该是先进行人物设计吧,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工作的呢?

平松:2015年7月的时候他们来和我谈,然后开始做人设是在9月左右。正式开始进行第1话的作画要到3月份了,加上分镜剧本的时间大概有1年左右的准备时期。

 

Q:那时已经有了久保小姐的原案了吗?

平松:是的。最开始来找我时已经有大概2话左右的构思画稿了。再加上文字的系列构成也完成了,全篇大体的走向也差不多清楚了。话虽这么说,实际上不看画稿就搞不清楚的情况也很多,所以在这一块差不多还是同时进行的。

 

Q:在看到久保的角色原案时的印象是?

平松:我觉得和我原本的画风还是比较接近的。特别是平衡部分。头身比例,脸部造型的平衡都和现实相差不大。另一方面在编排方面也会比较像漫画。因为这部分和我的画风重合的部分比较大,所以在设计时会觉得比较轻松。

 

Q:在进行人设时,哪些部分需要注意呢?

平松:最开始我探究的是怎么把眼睛鼻子等面部部位给转换成动画的形式。但真正感到辛苦的还不如说是体型的设计。花滑选手的体型,而且也是监督很讲究的地方,就是臀部和大腿都很发达,且手脚修长。比起一般的角色设计,必须要更强调那一部分,所以我在决定角色线条上花了很长时间。

 

Q:确实臀部的位置比起一般人来说要更高一些呢。

平松:监督跟我说的时候我还在想“真的是这样吗?”但观察现实中花滑的情况和花滑选手平常的姿势后,发现臀部的确比较翘。臀部上面真的就像能放东西一样呢。

 

Q:还有哪些方面是监督专门有提要求的?

平松:是表情。关于比赛中的表情,监督反复强调说“请注意把那个时候的心理状态切实地表现出来”。另一方面,日常场景中只要不太ooc,一般都会让我自由发挥。

 

Q:说到表情,在正篇中Q版表情出现的场面也很多呢。这是在设定阶段就准备好的吗?

平松:虽然也有一小部分,但设定最多也只是做参考的程度。果然还是要在制作正篇的过程中才能制作出来,从久保小姐的画稿中直接选用的情况也很多呢。久保小姐的画稿本身在Q版表情和严肃表情的使用上,Q版表情的运用占了相当大比例,所以就直接沿用下来了。

 

Q:也会从原案画稿中选取表情呢。

平松:每次会从那一话的画稿中选用经典的表情来参考。介乎Q版和严肃之间的表情会比较难呢。因为想要留下有点可爱的微妙的感觉,所以一般在现场都称为“半Q版”。

 

Q:在设计上勇利、维克托和尤里奥各自的要点有哪些?

平松:最大的特征是眼睛和眉毛的形状。三人的眼睛形状都各有不同,勇利的眼睛该说是梯形还是圆的。一旦松劲儿就会有点发呆的感觉(笑)。维克托是不动声色的超然的感觉,尤里奥是平常就会出现战斗形态的表情。在这方面的区别是很大的。

 

Q:在画的时候,会让你看到意外表情的角色是?

平松:是尤里奥。因为尤里奥板着脸的时候很多,所以在笑的时候或害羞的时候差距很大。另一方面,关于勇利的表情,久保小姐给出了“没有真心地笑”的说明(笑)。因为对自己缺乏自信,所以是在把心窗关闭的状态下的讨好人的笑。这一点应该是勇利的基本线吧。

 

Q:和这两人比起来,维克托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表情呢。

平松:的确呢。毕竟是超越人类,无法预测的天才类型呢。维克托是直眉毛的设计,所以很难看懂他的表情。反过来说勇利的弧形眉会让人觉得容易亲近。

 

----------待续---------

 

这期Febri在天上飞了好几天终于到手了,翻了下每页都是满满的字……访谈内容很丰富,会挑选一些比较有趣的内容慢慢翻译出来